走向独尊,罔闻国忧

维持三巨头共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慈禧的权欲太强了。本来两宫同恭亲王的联合就各有各的动机,慈安主要是不愿小皇帝受制于八大臣,而慈禧则是为了借助奕的力量实现垂帘,至于既有能力又有雄心的奕,不过是想推翻八大臣把持朝政的局面,取而代之。

慈禧垂帘听政后,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采取各种阴谋手段,培植亲信,排斥异己,逐渐在朝廷里形成了自己的势力范围,成为不可冒犯的大独裁者。

1873年,同治皇帝已经十八岁了,到了慈禧答应还政的年龄。依照祖制,同治十四岁的时候,就应该接管政权,可是慈禧根本不提这码事,直到皇帝十七岁时,慈禧才不得不应允在次年还政。在慈禧的眼里,权力比儿子重要一百倍。同治也与她没有多少母子情谊,去给慈安请安的时候,还留下说一会话,等到了慈禧那里,反而连一句话也没有,母子之间关系越来越差。多年来,慈禧的党羽和势力已经遍布朝廷内外,同治即使掌握了政权,实际上也当不了多大的家,对于这一点,同治心里也十分清楚,在执政前后,也与慈禧发生过几次冲突,表示了他的不满,但最终也没起什么作用。而同治自己也不争气,不甘忍受慈禧干预他的私生活,对于她制造的后妃之间的矛盾更是嗤之以鼻,索性让太监领着,出去到花街柳巷寻欢作乐,结果染上了重病,十九岁的时候就一命呜呼了。

同治驾崩,没有留下孩子。按照规矩,可以在下一辈中选一个年长的继承皇位。但是这样一来,慈禧就成了太皇太后,就不便于再继续听政。她提出了立载淳的堂弟载湉来继位的提案,首先,载湉与同治皇帝载淳是同辈人,慈禧仍可以皇太后的身份听政;其次载湉才只有四岁,不能理政,慈禧至少可以再控制十几年政权;再次,载湉不仅是咸丰的亲侄子,还是慈禧的亲外甥,便于控制。那些王公大臣,心里都明白,可嘴上谁也不敢说个“不”字。

1875年,载湉继承皇位,改元光绪。不到两天,慈禧就宣布:“皇帝年龄太小,现在时事艰难,万机待理,不得已,还要实行垂帘听政。”于是两宫太后再次垂帘听政。

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尽管慈安权欲心不强,性情比较平和,但慈安毕竟是咸丰的皇后,只要慈安还存在,在后宫就不可能形成慈禧独尊的局面。论才智、权变,慈安都比不上慈禧,但她以前坚持着同慈禧一起抑制恭亲王,又同恭亲王联合除掉安德海,那都是为同治亲政做准备,她不能让同治受制于他人,而慈禧才不会念及她对自己的亲生儿子的感情,早已把慈安恨之入骨。现在光绪即位,虽然他是慈禧的亲外甥,但只要有慈安活着,载湉就会像载淳一样把慈安当亲妈,她绝不能让光绪成为第二个同治,倚仗慈安和自己作对。据说,咸丰帝死前,担心慈禧母以子贵做了太后,会专横无理,到那时善良的皇后不是她的对手,于是特意留下一道密诏给慈安,叮嘱她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命大臣除掉她。慈禧知道后,就在慈安面前甜言蜜语地套话,最后慈安竟然把这道遗诏当着她的面烧掉了。慈禧表面上称谢,心里反而更恨慈安。

1881年,慈安去世,年仅四十四岁。对于慈安的死,当时朝野上下一片哗然,对于她的死因,也没有人深入地追究,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从此,慈禧独揽了听政的大权。

在封建社会,共同治理国家不过是昙花一现,而个人独裁却永远是那样有根基。且不说前朝只说本朝,在太祖去世后,四大贝勒共同执政也就坚持了四五年,就变成皇太极一人独尊;顺治即位初期,郑王与睿王联合辅政连头带尾也就半年;至于康熙初年的四大臣辅政,还不到六年就形成鳌拜专权的局面。

其实,早在两宫垂帘的时候,慈禧就故意找奕的麻烦,旨在把他从三巨头中排挤出去。恭亲王被两宫召见时,每次都要商议国内外的大事,一说就是一两个时辰,两宫也都预备下赏赐的茶水,谈的时间长了,两宫中的一位必然会说“给六爷茶”。然而,有一次却没有预备,唇焦口燥的恭亲王下意识地从御案上拿起个茶盅,一看不是自己平时用的,赶紧又放了回去,水没喝到,反而被慈禧抓到把柄——竟敢擅自动用两宫的御用茶盅。还有一次,跪着回答两宫问话的奕,说的时间长了就自己站了起来。这类事情在垂帘之初慈禧也未必较真,但在收复南京后她觉得削弱奕权力的机会到了,想以同治的名义罢免奕的一切职务,但内阁一致反对,这才作罢。政变成功后,奕以功臣的身份集宫内外大权于一身,再加上军机处里的人对他很恭维,洋人对他很赏识,不觉得有些飘飘然起来,有时做事竟不再把慈禧这个“女流之辈”放在眼里,这让慈禧不能容忍。1884年,机会终于来了。这一年,法国入侵越南,把中国在越南的军队赶了出来,并把战火烧到了中越边界。慈禧立即抓住机会,以奕办事循旧、固执己见为由,彻底罢免了他,并且改组军机处。由此,慈禧的绝对统治地位大大地得到了巩固。

奕被罢免后,慈禧开始起用醇亲王奕主持军机事务,奕是光绪皇帝的生父。鉴于这种身份,有大臣提出他不宜参与军机处事务,奕本人也再三推辞。但慈禧心意已决,她之所以这样做,不仅因为醇亲王是自己的亲妹夫,更看好的是他胆小怕事,很好控制。

如果从同治即位算起,慈禧用了二十二年的时间实现了从宫中到朝廷的大权独揽。而在这二十二年中,特别是在1864年清军攻克太平天国占领的南京至中法战争爆发前的二十年,清王朝的决策人并没有抓住这个实现“自强”的机遇,而是把精力用于内部的权力之争上。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为了避免战争危及到自己的统治地位,她授权李鸿章与法国侵略者谈判,并乞求英美政府出现调停,希望大事化小,苟安于现状。后来,法国侵略者气焰嚣张,全面战争开始,就在中国军队处于优势,频频传来捷报的情况下,慈禧仍然下令停战,还签订了不平等条约,这不仅让爱国的官兵非常气愤,就连法国政府也感到十分的意外。慈禧利用一系列的内耗建立了个人独裁,清王朝不仅与“自强”失之交臂,也始终没有跨过从洋务到维新的关键一步。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