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帝国》认“义父”拜“安答”

在蒙古草原没有统一政权,各部落相互争夺厮杀的大背景下,若自己没有强大的力量同时也没有强大的势力作为后盾予以支持是很难有立足之地的。如果再加上世代血仇的恩怨,那么则更是难上加难。从小就深知此道理的铁木真对草原上的你争我夺有种特殊的敏感度。逃命、欺辱、冷遇等一系列伴他成长的经历使他深深知道单凭自己现有的实力是不可能让家族再重新崛起的。只有保存力量、寻求保护才能以待时机并东山再起。

铁木真这时想到了父亲也速该把阿秃儿生前帮助过克烈部的脱斡邻勒。脱斡邻勒现在已成为克烈部的首领并称汗,势力可以说是相当强大,人们都尊称他为“王汗”。当时父亲也速该把阿秃儿与现在的王汗结成了“安答”(结义兄弟),王汗对也速该把阿秃儿的帮助也是深为感激并承诺要世代报恩于他。当年的友谊被铁木真运用得可以说是恰到好处。为了争取王汗的支持,铁木真忍痛把妻子带来的嫁妆黑貂裘献给王汗,并称他为“义父”。

王汗热情的招待了这位年轻人,并对他说:“汝父曾助吾矣,吾至今犹记心间焉。说汝今日所求,岂非吾去岁已应允之乎?去岁汝来献貂皮袄之时,吾非言之乎?汝当记起吾彼时所言。故吾今当践其所言,兴兵救还汝之孛儿帖夫人,虽与全体之蔑儿乞惕人决战亦义不容辞,必尽灭彼蔑儿乞惕人也!”这段话显然已把铁木真当成了自己人来看了,至此,两人结为盟友。王汗帮助铁木真出兵蔑儿乞惕再次印证了这次归附的成功

在同蔑儿乞惕人开战以前,王汗要求蒙古的另一个部落联盟札答阑部首领扎木合作为第三支力量配合行动。扎木合是铁木真童年时代的朋友,两人一直以兄弟相称。在蒙古社会中,这种盟安答(兄弟)之称具有实实在在的价值,它同铁木真称王汗为父的父称一样具有约束力。

虽然扎木合与铁木真在年龄上相仿,但扎木合的实力远远在铁木真之上。甚至王汗也要惧怕他几分。因为扎木合统领着一个强大的部落联盟。所以,王汗也不无理由地建议铁木真同时请他这位童年时代的朋友出面相助。这样,铁木真、王汗和扎木合三股力量就向着指定集合地点孛脱罕孛斡儿只(靠近斡难河各源流处)进发。

但是,扎木合先于他们三天前就已到达集合地点。他在这里无聊的等了三天,直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才看见铁木真与王汗率众而来。扎木合冷冷地迎接他们说:“吾等岂非相约虽风雪亦应翻山越岭准时相会乎?蒙古人岂非忠于诺言者耶?昔日相约:诺而误者宜被除班列也。然今却亲自违约矣!”听扎木合如此说,王汗态度马上谦和起来,说他本人和铁木真甘愿受罚。通过他们这样的口气我们的确可以判断出在这个时候,扎木合不但力量比他的安答铁木真占极大优势,而且还拥有足够的兵力使王汗本人也不得不敬畏。

在三股联军的突袭下,数万铁骑向蔑儿乞惕部奔来。蔑儿乞惕部营地顿时一片混乱,人们纷纷四处奔逃。联军骑兵跟着人群追杀掳掠,截获人员财产无数。但此时的铁木真已无心战事,孛儿帖在她心里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对她的寻找成为铁木真的首要任务。在一片恐怖和垂死的叫喊声中,他绝望地呼喊着孛儿帖的名字。这种呼喊是丈夫对他深爱的妻子的召唤。就在这一瞬间,他在一群人中发现了孛儿帖。

当时孛儿帖正随着被驱赶的人流而逃奔。慌乱中偶然听出了铁木真的声音。孛儿帖激动得浑身发抖,立即不顾一切地跳下正在急驰着的与豁阿黑臣乘坐的车,向铁木真声音的方向奔去。很快,她在亮如白昼的月色和刀光剑影中认出了铁木真。她飞奔到铁木真的面前一把抓住了铁木真所骑马之缰绳。铁木真也一下子认出了孛儿帖,当即滚鞍下马,与孛儿帖拥抱在一起。

同孛儿帖重逢后,可以说此次联军的最主要目的达到了,铁木真于是通知王汗和扎木合说:“吾所寻者,吾所失者,今已复得之矣。其勿夜行,就兹下营可也。”铁木真把孛儿帖的获救归功于“义父”王汗和扎木合,他衷心地向他们二人致谢。同时,他也感谢“皇天”(突厥——蒙古人的天帝)和“后土”降于他,帮助他向蔑儿乞惕人复仇,使他得以“尽空其怀,尽残其肝”。

随后这暂时的联合就又恢复了往日的相对独立,虽然铁木真又和扎木合相处了一段时间,但这种独立又同联合之前有了微妙的变化。这变化尤其凸现在铁木真的心理和实力变化上。经过这次战役铁木真的实力明显增强了,同时在心理上对他这种“积聚力量以待战机”的策略更加坚定了。也让其他部落的人看到了铁木真的潜力,更多的有利因素开始倾向于这位未来的大漠盟主。

有联合就会有分裂的道理也开始朝着分裂的方向转移,3个部落定会有剪不断的战事发生,直到一方的最后胜出。

文中提到的相关人物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