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赵壹传

赵壹元叔,是汉阳郡西县人。体貌魁梧,身高九尺,美胡须,长眉毛,望着很英伟。而他凭借才华傲慢自大,受乡里人排斥,于是作《解摈》。后来屡次抵偿罪责,几乎达到死,赖友人援救才得免死。赵壹于是奉书谢恩说:

从前原大夫救助桑树下快要绝气的饥饿人,书传称赞他的仁;秦越人救活虢太子的结脉,世间称他医术的神。假设从前这二人不遇到仁者和神医,那么快要绝气者和结脉者就要断气了。然而干饭和干肉靠从车箱里取出,针石赖手爪运用。现在所依赖的不只是车箱里的干饭、干肉,手爪中的针石呀。而是由北斗星、北极星收它,还给司命,使干皮再含血,枯骨再长肉,确实是所谓遭仁遇神,真应该记述而著明它。我害怕禁令,不敢明显地说,私下作《穷鸟赋》一篇。它的文辞说:

有一只穷鸟,在原野上收敛翅膀。上面张着罗网,下面设有机关陷阱,前面看见苍隼来击,后面又看见驱逐的人,丝缴和弹丸张在右方,羿子张满弓弩在左方,飞行的弹丸,急速的箭矢,交相聚集于我。想飞飞不得,想叫也不可,举头怕触网,动足怕坠落。内心独自恐惧和焦急,忽而寒冷如冰,忽而炎热似火。幸赖大贤人,怜我悯我,从前在南方救济我,于今又在西方振拔我。鸟儿虽然愚顽,还记得关怀周到的恩情。对内用来书写我心,对外用来告诉上天。天呀,降福于贤人,让他们长寿,让他们的子子孙孙,晋公封侯。

又作《刺世疾邪赋》,以舒展他的怨恨和愤慨。说:

五帝的礼各不相同,三代的乐又各不相同,数尽就自然变化,不是故意互相反驳。德政不能救世的混乱,赏罚难道足以惩时代的清浊?春秋是祸败的开始,战国更增加了它的毒害。秦、汉不会比以前好,却更增加了百姓的怨恨和痛苦。当政者难道会考虑生民的性命,只有利己以自足。

现在,作伪的情况有上万种。佞谄的风气一天天炽盛,刚强制胜之道已经消亡。舔痔的人结驷连骑,端方正直的人却徒步而行。恭敬从命地对待有名势的人,花言巧语地逢迎地方的豪强。骄傲而违反世俗,立刻招致咎殃。迅速而恐惧地随处求物,就会一天天富庶,一月月昌盛起来,浑浑然同是迷惑,什么是温,什么是凉。奸邪的人显贵高升,正直之士唯有深藏。

推原这病害的兴起,实在是由于执政者的不贤。宫廷嬖宠的妃妾掩盖了他的视听,君主亲信的人执掌了他的威权。对所亲爱的人就钻透皮肤显出他的毛羽,对所厌恶的人就洗去污垢,寻找他的瘢痕。虽然想竭尽诚意献出忠心,可是道路绝险而没有边际。君主的九重深门既不可打开,又有群犬的狺狺狂吠。以亡在旦夕的局面为安全,而放肆满足嗜欲于目前。这与浮海而失去船舵,堆积柴薪而等待燃烧,有什么不同呢?被拜授官职的是因为谄媚,有谁知道辨别他的美丑?所以法度、禁令被有权势的大族所屈曲,恩泽不能达到孤寒的门第。宁可在尧舜的荒岁忍受饥寒,不愿在当今的丰年享受饱暖。坚持真理虽然死了也不是消亡,违背道义虽然活着却并不存在。

有个秦客,于是作诗说:河清不可等待,生命不能延长。顺风冲激倒下了的草,富贵的人却被称为贤良。虽然满腹文章书籍,却不如一袋钱。佞媚的人高坐北堂上,高亢刚直的人只能靠着门边。

鲁生听到这篇诗辞,接着作歌说:有权势的家族多么适宜,言谈自然成了珍珠。穿着平民的衣服,身怀美德的人,好比芬芳的兰蕙变成了喂牲口的刍秣。贤者虽然独自醒悟了,而群愚依然在困惑着。暂且各守你们的本分,不要再空空地奔跑了。可哀呀可哀,这就是命运吧!

光和元年,赵壹被推荐为郡的上计吏,到达京师。这时司徒袁逢接受上计,上计吏数百人,都拜伏在庭中,没有人敢仰视,赵壹独自拱拱手而已。袁逢望着他感到惊讶,叫左右的人去责备他,说:“下郡的计吏对三公长揖不拜,是什么缘故呢?”赵壹答道:“从前郦食其汉王长揖,今对三公长揖,为什么突然感到奇怪呢?”袁逢便敛衽下阶而到堂下,拉着他的手,引置到上座,因而问西方的事,非常喜悦,看着赵壹对在座的人说:“此人是汉阳赵元叔。朝廷的臣子没有谁超过他的,我请他与诸君别坐。”在座的人都集中视力观看。赵壹从司徒府出来,前往河南羊陟府第,未见到羊陟。赵壹认为公卿中如果不是羊陟,就没有人足可以依托显扬自己的名声,于是天天到他府门求见,羊陟勉强允许通报,当时他还睡着没起来,赵壹径直进入上堂,就走到床前面对着他,说:“私下伏藏在西州,仰承高风很久了,而今刚遇到却忽然死去,奈何命呀!”接着放声大哭,门下的人惊骇,都跑进来站满侧边。羊陟知道他不是普通人,于是起来接待,与他交谈,认为他是个特异的人。对他说:“先生出去吧!”第二天早晨,羊陟带着许多车骑到赵壹处拜访。当时那些计吏多有隆盛装饰的车马帷幕,唯独赵壹柴车草屏,露宿车旁,引羊陟前坐车下,左右的人,没有不叹息惊讶的。羊陟就与他言谈,直至黄昏时候,尽欢而去,拉着他的手说:“良璞不雕琢,一定有以泣血来表明的人了。”羊陟便与袁逢共同称赞推荐赵壹。赵壹的声名震动京师,士大夫都想目睹他的风度、文采。

等到他向西回去,路经弘农郡,前往问候太守皇甫规,守门的人不肯立即通报,赵壹于是回避而去。守门吏害怕,报告皇甫规,皇甫规听到赵壹的名字,大为惊慌,立即补写封信请罪说:“由于失误,不得见面,企仰大德,怀念高风,虚心归附,时间很久了。从旁闻知仁者怜悯我的爱慕之心,希望承受教诲,以消释在远者的恐惧。今日早晨,外面报告有一个尉和两个计吏,不料门下枉屈尊驾,再报才知已去。如果印绶可以投弃,晚上难道会等到明天?想君明智,恕我夙昔的心思。难道应当傲慢,加于我所尊敬依靠的人?说事情在于谬乱,不足以承担全部的责任。如果您能够原谅明察,继续从前的友好,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福气呢?谨派遣主簿捧陈书信。下笔写这封信时,屏息不敢出大气,冷汗淋漓到脚趾。”赵壹答书说:“君的学问成为学习的模范,士大夫向往仰慕,我仰望高德,希慕大才的时间很久了。回车加倍赶路,谒望侍候,沐浴早起,天没有全明的时候,即来守门,实望仁兄明白我久仰的心情。以尊贵的身份,下礼卑贱的人,握发对下接待,高可铺陈三坟五典,起发圣人的意思,下则可以讨论当世的事务,消除和防止时下的灾患。怎能领悟君子自己产生怠倦之心,失去恂恂善诱的美德,与亡国骄惰的意志相同?大抵见机而作,不能等待过完这一天,所以早些自己引退,害怕使君劳苦。从前的人,有的遍说各国而不遇时君,有的心欲出仕而没有门路可从,都把它归于天,不怨怪事物。现在赵壹谴责自己罢了,难道敢有猜疑!仁君轻忽一个匹夫,对于道德有什么损害?而承在远处写信,追着道路寻找,确实足够我惭愧呀!我赵壹微不足道,怎么能不估量自己,当人嗟叱的时候可以去,当人谢罪的时候是可以吃的,虽然我确实愚顽而少有厚道,也实在是知道这话的意旨的。但因关节病发,膝盖施灸坏溃,请等到它日,才能敬领此情。总是诵读来信,长用它安慰自己。”即时离去不顾。

州郡争着致礼召命,公府十次征聘,一概不就,在家去世。起初,袁逢要善于看相的人给赵壹看相,说“出仕不过郡吏”,结果如他所说。

赵壹著赋、颂、箴、诔、书、论及杂文十六篇。

文中提到的相关人物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