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二)

这次,蒙力克已经出去第三天了,月仑总不见丈夫回来。到了夜里,还是看不见蒙力克的踪影。

月仑在孩子们睡了以后,就来到帐幕外面,在夜色中踱来踱去,等待着丈夫蒙力克回来。

夜深了,帐幕外面慢慢冷了起来,天上没有月亮,连星星也看不到几颗。她在黑暗里一直等候到半夜,到底耐不下去了,就摸进帐幕里去,倒在毡毯上了。

月仑才休息了一会儿,一丝极其微细的声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隐隐地传进了她耳朵里来。她就用全副精神来倾听,终于听清楚了,那是马蹄在草原上疯狂奔驰的声音。

她急忙披上衣服起来,走出帐幕,在黑暗里焦急地竖起耳朵,仔细地倾听着。

果然,那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一头坐骑冲到了帐幕的门前来。

“是你站在那里吗?月仑?”蒙力克还没有下马,就这样急急地问道。

“我在等着你呢,三天了,蒙力克!”月仑兴奋地回答。

“月仑,泰赤乌人来了!赶快叫醒孩子们,马上离开这里!”蒙力克急促地说。

“这是怎么一回事?蒙力克,你说清楚一点!”月仑一听,就着了慌,急忙问着。

蒙力克气喘吁吁地说道:“这次,我顺便到泰赤乌部去找个朋友,那朋友好意地告诉我,叫我赶紧回去,因为新汗塔尔总台说:‘羊羔儿的毛脱了,羊羔儿的身体也长大了,得马上动手!’那朋友还告诉我,事情就要发生了,迟一步恐怕来不及,叫我们赶紧走,我就连夜赶了回来。”

“你是说,塔尔总台怕孩子们长大了报仇,就要派人来杀害我们,是吗?”月仑又问。

“是的,而且听说塔尔总台会亲自来呢,至少要带一百多人前来,天明以前就会赶到这里。”蒙力克下了马,拉着妻子月仑,慌忙奔进帐幕里。

一会儿,孩子们都被叫了起来。大家骑上马,只等动身。

“大家先躲到那边的树林里去。”蒙力克指着西南方的一个树林子,“你们先走,我留在后面挡一阵,能够劝住他最好。”

“还是一起走吧,我看劝也没有用,尽量走远些,比较安全。”月仑不想与蒙力克分开。没有男人在身边,她到底有些不放心。

蒙力克不肯听,还是要她带着孩子先走,唯恐多耽搁时间。她只好硬着头皮,带着一大群孩子走了。

月仑和她的小女儿铁木仑同骑一匹马。她一面走,一面还是不断地回头,总希望蒙力克能跟上来。

过了好一阵子,夜幕低垂,蒙力克连影子也看不见了。她咬着牙,举起马鞭,用力在夜空里挥动,她那坐骑就拉直四条腿,飞也似的向前奔去。

“赶快些,铁木真!”月仑催促孩子们,赶紧赶路。

铁木真跑在最前面,听她母亲一再催促,举起马鞭子,不停地往马身上抽。天还没亮,他们赶了三十公里路,到了一座大树林里,才一起停了下来。

大家在树林子里休息时,铁木真并没跟大家一起休息。他在树林子里到处摸索了一阵,看清楚了地势,就叫合萨尔、别勒古台这两兄弟去砍了些树枝,架起了一个防御的木栅栏。

这样布置好了,铁木真才坐下来休息。

看看这些简单的防御工事,铁木真自己也知道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只是总比没有要好些。敌人真的追了来,除了拼死命厮杀以外,再没有更好的方法。

合萨尔的箭在打猎时,常常百发百中,大出风头,今夜他就把全副精力集中在手里的一副弓箭上。他把箭扣上了弦,躲在一棵大树背后,注视着展开在眼前一片黑沉沉的原野。

别勒古台也找好一个隐身的地方,不声不响地埋伏好,手里抓紧他爱用的那副骨朵,只等敌人到来,决心要显一显他的小本领。

还好,敌人最终总算没有来袭扰他们。

他们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艰苦生活着。抛弃他们的那些人认为,他们一家在斡难河上游无依无靠,必定饿死冻死,除此不会有其他出路。

在漠北那样恶劣的气候条件下,在冷酷无情的社会环境中,孤儿寡母如何能自救?如何能活命?

然而,他们孤儿寡母却活了下来,这是因为,他们是属于古代的刚强的种族。

7.逃出泰赤乌人的魔爪

铁木真已经长到16岁了。这一年,一个意外之祸又从天而降。

也速该被害后,他的家族中只有寡妻月仑和铁木真等四个幼小的孤儿、一个孤女。泰赤乌部落的人欺负他们年龄幼小,根本没有把他们当一回事。

文中提到的相关人物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